山谣子了个鬼鬼

写自己喜欢的人物的同人文,也会写些原创。

【188男团】李简同人文

  看着简隋英疲惫的脸,李玉心疼地为他捏肩,"还没结束啊?”

       "结束了,这项目重要。”简隋英长舒一口气昂着头闭上了眼,李玉这小子按摩技术有所长进,不愧是学拳击的,力道足!

        李玉低头吻了吻简隋英的额头,抬眸便看到简隋英裸露的锁骨,虽然早就是自己的人了,但看到他的喉结锁骨,李玉不免还是会心猿意马。

       "我去给你倒杯温水,你早些上床休息。”说完就快速离开卧室,冲进厕所,李玉扶着额头叹气,"他今天太累了,得让他早些休息…”

       卧室里的简隋英笑了,果然,故意露个肉,可以增添老夫老夫甜蜜的氛围。

       可是等了十分钟,李去还没回来,简隋英"艹”了声,走出卧室,看到厕所灯光亮着。

       "李玉你小子在厕所挥洒子子孙孙,多浪费啊!"简隋英将领子拉低了些许,靠在门边。

       厕所门被打开,简隋英感受到热烈且蠢蠢欲动的气息,那么的焦灼,随即被李玉死死抵在墙上,攻略城池。

       简隋英将头靠在李玉的肩上, 脖子上布满爱的痕迹,喃喃道,“别浪费牛奶啊。”李玉托起简隋英的臀,简隋英顺势搂住李玉的脖子,两人边热吻边走向卧室,吻倒在舒软的大床上。再熟悉不过的身体,要爱到地老天荒的爱人。

       新年的钟声响起,他们会一起听每一年的钟声。

  

       时光荏苒,你侬我侬的情谊从未变。 

       头发花白的简隋英,骨相美,岁月掩盖不住他雅痞的气质。简隋英座在公园的长椅上,年过半百的李玉坐在他身边。

       如今,是盛夏。

       李玉望了望身边的人。第一次他见面就是在盛夏,当时的自己是多么眼瞎混蛋,会去怀疑这个男人对自己的爱。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你也是在夏天,你当时刚打完篮球,见到你第一眼,就想把你*了,慢慢地发觉,那便是喜欢了。"

        "年轻时太混账,差点失去你。”李玉揽住了简隋英的肩膀。

        "现在想想,你当年确实混账,没不过也没白疼你,你小子真陪我到老了。"

       “简哥。”

       "嗯?”

       “隋英。”

       "干嘛?你有屁快放!”

       简哥…对不起,隋英…我爱你。

       长椅上接吻的二人,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就像他们的爱情长跑,温暖且美丽。

       也许波澜曲折的时光,也能将爱描绘的淋漓尽致。

     

    “简哥。”

       "隋英。"

       "隋英……”

       你爱上我,是我莫大的荣幸。

       长椅上独留李玉一人。

       "我是你的心肝宝贝。”

       "简哥会疼我一辈子。”

       "隋英,我想你了…”路过的行人看到一位孤独的老人坐在长椅上默默流泪。

       风经过,似乎是简隋英的回应。

       简哥应该又会红着脸骂自己肉麻了。

《附加遗产》【洛羿×温小辉】同人文

【洛羿和温小辉互换身份】1

  “嘭!轰隆隆!”雷霆乍惊!

  温小辉往洛羿的怀里缩了又缩,头在洛羿的下巴处蹭来蹭去,洛羿抱紧了穿着毛茸茸睡衣的小辉哥,雷声似乎没法干扰他们甜蜜的美梦。

  

  “啊!”洛羿轻呼一声,发出的声音竟是小辉哥的声音。(传入耳里尽是娇气(情人耳里甜蜜蜜),本来大清早就有些精神,一声叫更精神!)

  打算洗漱的洛羿看镜子,发现镜子中的自己居然是小辉哥的模样!连声音都是小辉哥的声音!

  洛羿沉默了……

  三秒后,手不自觉的开始摸自己的腿(小辉哥的腿)……

  平时五分钟解决洗漱的洛羿今儿在卫生间里呆了半个小时……

  随后回房间,看了看还在梦中的……自己的身体,小辉哥的灵魂。

  打开衣柜,习惯性的翻着自己的衣服,打算换条内裤的洛羿,习惯性的抽出自己的内裤,脱白色的三角内裤脱到一半,看着白嫩的细腿,洛羿再次沉默了……

  血气澎湃好不容易换好衣服,静静的坐在床边,因为他意识到,今儿得小辉哥去上学。

  “小辉哥?……”冲着自己的脸喊小辉哥着实别扭。

  看着自己的脸睡眼蒙松的醒来,发出一声惊呼!随后洛羿拉着温小辉去了卫生间,温小辉怼着镜子摸着脸,意识到什么,将洛羿轰了出去。

  洛羿一脸疑惑。看着自己的脸邪气的笑着,道:“我要上厕所。”

  ……

  卫生间内,温小辉欢喜的掏出,在目光注视下……

  门外,洛羿再再再次沉默了。

  

  (温小辉欣喜的答应了上学的事,并且激动的很,由于小辉哥的工作洛羿几乎不会,所以洛羿选择呆在家里。)

  

  欢喜着期待校园学霸级生活的小辉,走在哪都忍不住笑。学校的同学们震惊了!高岭之花今儿笑的可烂漫了!

  “洛……洛羿……”

  小辉下意识回头,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孩子,娇羞地低着头,双手举着一封粉色的信。

  情书?!?!上学第一天,遇情敌?!?!

  

《娘娘腔》【邵群×李程秀】同人文

第一章

  “Surprise!”

  五十多平米大的小房子内很拥挤,没有开灯,程秀躲在床与墙壁的中间,望着那漆黑看不到的门。

  “咚咚!”突然门外的声音变了,“你特码不是同性恋吗?不是谁都可以*吗?!”

  程秀捂住耳朵,拼命的往狭小的空间里躲藏,耳朵传来的剧痛让他痛苦不堪。

  “李程秀!你他妈给老子开门!我找到你了!李程秀!你个娘娘腔!……”

  咒骂声越来越清晰,眼中的空间开始扭曲。

  “娘娘腔!”

  “我不跟她结婚跟你结啊?!”

  ……

  程秀猛然睁开眼,拼命着吸入空气,让自己冷静,胸口剧烈的起伏,身上的睡衣已经被汗浸湿了。

  身侧是熟睡的邵群,他的一只胳膊还搭在自己的身上。

  气息平稳后,程秀轻手轻脚的将邵群的胳膊挪开,放进被窝里,替他盖好被子,秋天的晚风,吹进屋内凉飕飕的。

  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掩上房门,去客厅倒了杯温水,喝了几口才平复了情绪。

  这样的梦,不知做了多少回……

  

  第二天下午,准备好晚餐的程秀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着睡着的正正,摸了摸茶杯的头。距离锦辛和黎朔的婚礼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微信朋友圈常能看到黎朔与锦辛恩爱的照片。

  “茶杯啊,现在的生活,好像也挺好的,是不是?”程秀低着头,看着茶杯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手,笑着,心里溢出一些心酸。

  黎大哥和锦辛的婚礼,举办的甜蜜且幸福。一场婚礼,是两人爱情的见证,是对未来永远在一起的起点,是海誓山盟不分开的约定。那是自己曾经向往过的,一个温暖的家。

  门传来开锁的声音,邵群回来了,李程秀放下茶杯,替邵群倒了杯温水。

  邵群将西服外套往沙发上一扔,抱住程秀猛地亲额头,然后脸颊,最后是嘴,亲了一下,嫌不够,低头打算……

  程秀推了推他,递给他温水,小声说:“正正睡着了,你轻点声,饭做好了,吃饭吧。”

  “就是他睡着了,我才有机会和你在一块,我上班的时间你都在陪他,我下班了,你不得陪陪你的老公?”

  程秀脸刷一下红了,“邵群…正正他还小,你多大了?他才多大?”

  邵群接过温水,一口气喝完,就像要把闷气一口气闷进肚子里。

  两人坐在餐桌上。

  “程秀,我想和你结婚。”

  程秀愣住了,抬头看着邵群,他一脸认真,不像是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程秀,你有没有想象过在彼此亲人都在场的地方,我们为彼此带上婚戒……”

  “邵群,这场婚礼,你的家人真的都会给我们真诚的祝福吗?你的家人真的认同我了吗?……我们和黎大哥他们不一样……”程秀的头越来越低,声音越来越小。

  “怎么不一样了?”邵群急了,“当初你要和黎朔跑的时候,他不就是应了你会给你一个家和你结婚吗?怎么他行我就不行了?!”

  语毕,陷入了一片沉默。

  邵群捏了捏眉心,“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发火。”

  “吃饭吧,不然饭菜要凉了。”

  

  哄睡完正正后,程秀进入房间,邵群坐在床上整理着公司要务。

  “明天,想吃什么?”程秀坐在邵群身边。

  “炖大鹅。”邵群敲完最后一个字,点击保存,直接合上电脑,甩开公务,抱住程秀,脸埋在程秀的锁骨处,刚刚洗完澡的程秀身上有股清香。

  “好。”程秀笑着回答,摸了摸邵群还未干的头发。我怎么可能不想结婚呢?我当然想,可是,你的家人会同意吗?你的家人真的认同我吗?这个世界真的会认同我们在一起吗?抱歉啊邵群,我没有那个勇气更没有那个资本去反抗那些不认同……

  “你若是不愿意,这婚咱不结也可以,但是程秀,你不可以再离开我了,我保证我不会像以前那样混账,你不要离开我,好吗?”邵群抱紧程秀,生怕他跑了,生怕他不要他了。

  “好……我不走,不走,不会走的。”

  橘黄色的灯光下,印出两人接吻的影子,随即灯光灭了,留下的黑夜里甜蜜的呢喃。

  

  幸福的一夜,程秀那一晚没有做噩梦,噩梦好似也离他越来越远,酸痛的身子板挣扎着从被窝起来,发现已经过了做早饭的时间,自己睡过了!!!

  床头柜上有个精致的小盒子展开,里面钻戒闪闪发光,程秀拿起盒子盒子下面还压着张纸条,上面写着:

  

  “我邵群这辈子,绝对不会辜负李程秀,我邵群这辈子,只跟李程秀在一起,我邵群这辈子,只爱李程秀。”

  

  程秀捂着嘴笑出了声,眼眶里泛着泪花。带上来属于他们爱情的钻戒。

  

  

  五年后,邵群大姐将邵家准媳妇的手镯给了程秀。代表着邵群一家的认同。

  

  十年后,正正的十岁生日,邵群的父亲也参加了这场生日派对,第一次给邵群和李程秀真挚的祝福。洛羿和小辉送给正正一双炫酷的滑板鞋,锦辛和黎朔送给正正Clive Christian1872香水……邵群快气疯了。

  茶杯离开可爱的人间。

  

  二十年后,正正步入大学,邵群父亲去世。

  

  三十年后,正正成家,邵群和程秀决定离开繁华且繁荣的北京,去杭州。

  

  四十年后,程秀去世,邵群回到他们所生活过得地方,寻找着回忆中的点点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