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谣子了个鬼鬼

写自己喜欢的人物的同人文,也会写些原创。

信笔绘星河

(八)詹云扬

  如果没有那次,我都没有意识到,许如愿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展示过脆弱的一面,那天也是偶然,我也去了英语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喊住她,就听到了一系列有关她家庭的谈话。

  看着她蹲在墙角,低着头哭了许久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现在的我应该学会安慰人了,当时真的不太会安慰人,就那么傻站着陪着她。

  就像一只无助的小猫……

  她在我们面前感觉一直都是开开心心的,说什么都乐呵呵的,有些时候会显得傻乎乎的,和她相处感觉就像吃了颗甜糖。

  没想到,这颗甜糖,它的制作过程是这么的苦。

  一个人承担着,自己消化负面情绪,我当时觉着这个女孩子过于的懂事和勇敢。

  “我叫许如愿,我许的愿望,从未如愿。”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脏像是被狠狠的撕裂,她的每滴眼泪滴落都像是狠狠砸在我心脏被撕裂的地方

  明明知道朋友之间相处要有尺度,可我没控制住自己,摸了摸她的头,从她所在黑暗的楼梯角落里哭泣,像个刺猬一样满身都是刺,保护着自己不让别人靠近的那一刻起,我就特别想摸一摸她的头,安慰安慰她,哪怕被利刺伤到,我也想走近她。

  她每次提到自己的家人都很自豪,在别人眼里,她就像个幸福的小公主。

  我以前以为她可能很依赖家人,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公主。后来才发现,那是她对家人的爱,以及被爱的幸福,身在如此温暖家里的自豪,她珍惜着和父母相处的时光,一杯父亲泡的奶茶,父亲做的饭菜,父亲买的围巾……一切都能让她开心满满,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那天晚上,她第一次跟我敞开了心扉,刺猬的刺也会有柔软的时候,我坚定的和她说,“许如愿,你一定能考上大学,未来一定如愿。”

  我心里真的希望自己能够强大起来,以前谈过一次,但没有当时那么强的保护欲,和想呵护她的决定。

  我也相信了那句话,“一个温柔的人,她的灵魂如骄阳般,温暖着他人。”她就是那样的女孩子,我所喜欢的女孩子。

  

  

  我奋笔疾书着,听到最后一句我愣住了。我问詹云扬:“你什么时候喜欢上许如愿的呢?”

  詹云扬一想到许如愿目光就会特别的柔和,“我记得我提过,我心动的一次是在文件夹仔细看她脸的时候,那时候其实没太多时间考虑这些,但我能一直意识到是喜欢,刚刚所说的那次聊天是我下了要保护好这个女孩的决心,因为我好像忘不掉那天晚上躲在黑暗里无助哭泣的她。”

  我想詹云扬忘不掉的,不只是那晚,更多的是在无助压抑的复读生活中,那冬阳般出现在生活中的许如愿。这就是白月光吧……

  我问:“后来你们之间关系应该更近了吧?”

  詹云扬垂下眼帘,这个男生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儒雅,儒雅中带着一股坚韧,翩翩君子。

  “是啊,确实更近了,后来换座位我主动选择了她身后的位置,我们交流更方便,看她上课犯困我就踢她板凳,她家里的事情我们很默契的没有提过。可是,在高考前三个月,她转学了……”

  “转学?!”我很吃惊,毕竟复读生在最后三个月选择转学是件几乎不可能的事儿。

  詹云扬苦笑道,“是的,说出来你也不会信,可是她就是走了,我和她就再也没有见过,我找过她,可是她像躲着我一样,也像许如愿这个人没在我的世界里出现过一样,不留任何痕迹。”

  

  

  后来詹云扬的高考成绩高出当年本科线近160分,很不错的成绩,可是他没有去A城,而是去了许如愿想去的城市。

  

信笔绘星河

  我问:“詹云扬他喜欢你吗?”

  许如愿笑了笑,“应该吧,毕竟后来……”

  后来?许如愿不在回答,思绪回到了十三年前。(我是这么形容的因为她看向窗外看了许久。)

  面前的许如愿简直是一幅静谧的画,她真的好美,原来詹云扬喜欢的女生是这样的。

  

(七)许如愿

  班主任是个很负责的老师,他找每个人都聊过天,第五次月考,也就是上学期快结束的时候,班主任请我爸爸到学校来谈我学习的状况以及未来。

  这是私下找的,我其实不知道,不过很巧那天晚自习我出来找班主任问作文,应该是问作文吧。我们晚自习是同意出来问老师问题的,因为作为复读生,基础大部分都是比较薄弱的,许多问题都需要解决。

  我下楼梯下到一半,就听到了两个熟悉的声音,一个是爸爸的,一个是班主任的,我一开始觉得我听错了,悄悄往楼下看一眼,真的是他们。

  我爸爸先是问了班主任我的学习状况,班主任说努力下去二本是稳的,爸爸很开心,班主任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学生的学习环境和家庭状况。当然我爸爸如实的说了。而那一次,也是我第一次和詹云扬倾诉我的心结。

  “老师,我女儿挺喜欢你的,她常说你很负责,我也跟您说实话吧。去年十月份的时候,我被检查出来直肠癌中晚期。”爸爸当时笑的很苦。

  班主任很明显的愣住了,气氛很安静。

       “孩子知道你的病吗?”班主任点燃了烟。

  “知道,这孩子聪明,本来想瞒着她的,没瞒住。”

  “我们一家子,在许如愿刚出生的时候,我和她妈妈就决定去H城生活,因为那儿条件好,城市嘛,想给孩子一个好的学习环境,让她尽量别输在起跑线上。

  “去了H城,得要钱,所以在孩子很小的时候,我就不怎么在家,我得去B城打工,B城的薪水高一些,没办法,都是为了生活。她小时候我就不怎么陪她,说出来老师您可能不信,要不是我病了留在家里,我都不知道孩子喜欢吃什么。

  “孩子她妈妈很辛苦,一个人照顾她还得工作,我们在H城买了房,我们一家子住进去了,至少有个安稳的地方,不至于租房子在H城漂泊,我们在H城,连五十米的小平房都租过,因为当时没什么钱,攒了钱买了房子,不大,就九十多平米,但给孩子提供了一个安稳的家。我也拼命的赚钱,攒着留给孩子。

  “买了房就想再买辆车,可惜了,还没买,我就病倒了。

  “我本来想着,这孩子也不是学习的料,她考不上大学就打算用攒着的钱给她以后开家花店什么的,可是现在不行了啊,我病了,经过几次化疗,每个月还要买药,买药的的钱就两千多了,这么下来十万多没了。

  “医生跟我说,这癌症啊遗传率还大,让我家女儿三十岁左右的时候去做个肠胃镜,早点或许能治疗,我就是一开始身体不适不在意,也没那个时间去在意,以为自己身体多硬朗,结果一检查中晚期了。

  “说实话我有点对不起我女儿,本想着提供好的环境给她,没想到环境没多好,反而有了遗传病。

  “我时间也不是很多了,能活个五六年就算不错的了,就想着……看看能不能用最后这几年陪陪她,把之前的十八年所欠她的,都弥补上……”

  我当时躲在楼梯角落捂着嘴不敢发声,哭成了一个泪人,爸爸和班主任进了办公室,我就没在听到他们的谈话。

  当我哭够了抬起头的时候,我就看见詹云扬靠着墙站在我身边。

  我问他:“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说,“因为看你去问英语,我也顺便问一问我的作文,就跟在你后面。”

  “都听到了?”

  詹云扬不说话点了点头。他没有选择看我,而是和我一样看着楼梯道中窗户外的月亮。

  “小时候,每次过生日我许的愿望都是希望爸爸回来,因为当时小,不懂事,不知道爸爸为什么非得离开我们到外地。十六岁之后,因为妈妈身体不太好,我许的愿望是家人平安喜乐。你看我许的愿望都没有成真,十八岁的生日,爸爸住院,妈妈陪着,我没有过,但我真的好希望爸爸能好好的,妈妈能好好的,我们一家子好好的!”我当时说着说着就哭了。

  我叫许如愿,可是我许的愿望,从未如愿。

  詹云扬静静地在一旁,那样挺好的,让我一个人静静地哭,我确实需要一个发泄的空间。

  后来看我哭够了,我记得那是他第一次摸我的头,替我擦去眼泪。

  我到现在还记得他那天说的话。

  “许如愿,你一定会考上大学,未来一定如愿!”

信笔绘星河

(五)许如愿

  记得有一次很尴尬,我打算去问詹云扬问题的时候,都走到他视线范围了,看见他前面的女孩子在问他问题,我想我还是去问老师吧就去了老师办公室,下午的时候我带着糖果去找他,那时候复习到导数,我其实到现在还不一定能做出所有高中导数题,真的很难哈哈哈哈我是这么觉着的。

  我说:“因为看你前面的女生在问你问题,所以我去问老师了。”

  詹云扬接过我的练习册,“我当时已经跟她讲完了,向你招手让你过来,结果你跑了。”

  我当时噗嗤笑出了声,有点恶趣味,多给他点儿糖。

  后来我和他开始传纸条来解决我不会的题,我把题目抄在纸上,或者把练习册的第几页第几题写上,他在上面写解答,每一次写得都挺满,觉得我看也看不懂的题,就会过来教我,当时觉着,认识了这么一个朋友,真的好好。

  后来的纸条上会多了一些文字,比如周测考完后,他会在上面写,“这次数学我没上三位数……早知道暑假就不玩了。”

  我回,“一次周测,下次加油。”

  他有时候会跟我吐槽他身边女生每天叽叽喳喳很烦,比如殷舒宁,这个女孩子很强,特别是英语,而且她不偏科,班主任也很关注她,指望着她能进年级前几。

  是我永远也到不了的成绩。

  詹云扬和我说,那个女生原来和他一个学校的,天天来问他问题,到处和别人宣传和他很熟,他觉着很烦。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有些时候就不回了,他也会在纸条上抱怨几句有关殷舒宁的,偶尔我会开玩笑,“人家女孩子说不定对你有好感,反正就两百多天了。”

  是啊,就两百多天就要第二次高考了,我也就这最后两百多天了,至少要考上个二本。

  詹云扬曾经问我过想去什么地方,我说N城,他说他想去A城,A城那里的大学。

  或许从一开始,我们谈论梦想和未来的那刻起,我们就注定分离。

  

(六)詹云扬

  后来可能因为怕占据我的学习时间,我和她开始以传纸条的方式解决问题,等于我自己把这题再写一遍,然后再标上一对解析(我对这道题的理解),这样反而帮助我更好的巩固了知识点。

  文字真的是可以打开彼此心灵窗口方式,后来我们无意之间开始在上面写一些最近发生琐碎的事和自己的心情。

  我现在不记得当初那个我很讨厌的女生叫什么名字了,她特喜欢问我问题,我和那个女生以前是一所学校的,可能知道我以前理综比较强吧,真正让我厌恶的是她喜欢在外人面前把我吹的……哎我自个儿都不知道我这么的牛掰,明明不是特别的熟,为什么非要扯皮说和我很熟呢?

  次数多了,我对那女生的反感度也多了,后来她一问我问题我就戴上许如愿给我的耳塞,或者告诉她,“我不会,你别问我。”

  许如愿还很开心的和我开玩笑,说这个女生对我有好感……

  我????

  后来我开心的事,烦心的事都会跟她分享,她给我的感觉总是很细风细雨的,会很客观,也会很温柔。

  我当时就觉着,和她交流很舒适,我也很喜欢她看待事物的态度。

  有些时候她也会很小女孩的感觉,一些事情会炸毛,像个慵懒的小猫咪,突然我把它的小鱼干抢走,它突然炸毛,对挠我手心的感觉。

  怎么会有这么温柔还那么可爱的女孩子?

  

  

信笔绘星河

(三)许如愿

  我的午饭和晚饭都是爸爸送餐,爸爸的烧饭技术超好,每天都变着花样,但爸爸的身体也越来越差,每次吃完药都会有副作用,常常去厕所,因为直肠癌的原因,爸爸的消化系统早就一团糟了,有些时候只能虚弱的躺在床上,而我能做的只能在这一年里拼了命的学习,努力考上个大学,哪怕是二本。

  身边的同学总说我的伙食好,我也会骄傲的回复他们,“那当然了!我爸爸做的!我爸爸烧饭可好吃了!”爸爸送来的水果很多,以至于我会分给旁边的同学一些,可是詹云扬从来不要我给的水果,但他能接受我给的糖果。

  因为怕我上课犯困,爸爸给我买了许多瓶瓶罐罐不同口味的薄荷糖,詹云扬好像挺喜欢吃的,每次问问题都会给他两三粒,人家教我题目,我得给人家点吃的,算是谢谢吧。

  每次问他题目,我都会带着糖去,换了口味他也会打趣道:“换口味了?今天是什么口味的?”

  对了,第一次月考后,座位重新排了,根据成绩排名自己选的座位,我成绩差,属于倒数,自然选不到好位置,詹云扬成绩挺好的,排名在前五。

  换座位前一天,他问我想坐哪,我说,我肯定选不到好位置啊。

  他道,不会的,一定有位置可以选,我还坐这儿。

  果然,他坐了原来的位置,我去了很偏的位置。

  换座位是在晚自习前要求调整好的,我的桌椅是他帮我搬过去的,走的时候他把贴在自己桌上的宇航员照片给了我,说他很喜欢这张照片。喜欢航天吗?还是喜欢天文?我没想太多,接了下来。

  他跟我说,以后有问题一定要来问他。

  我笑着答应了,后来确实有问题就问他,不过他身边有太多女生问他问题,我再去问他简单的问题,我自己也不太好意思了,次数少了许多,肯定没有坐他前面时方便呀,我跑老师办公室更勤了点。

  看他貌似有时间了,我再带着题目和糖果去找他,问道题给几粒糖果,梁萍问我,“你不怕他以后高血糖啊?”

  ……这是无糖薄荷糖!……

  “无糖还叫糖啊?”梁萍打趣道。

  

(二)詹云扬

  月考后得换座位,排名被贴在后面的黑板上,有料到许如愿的排名靠后,出成绩那几天她心情有些低落,都不怎么爱笑了。

  我对成绩单还是感兴趣的,第一次月考班级第四,年级73,化学的成绩和英语成绩差了!草!回去得多刷化学卷子了!

  成绩单有两张,我顺着找许如愿的名字,在第二张中间看到了她。转头看了看坐在座位上的许如愿,第一次月考考整个高考内容,对她来说确实难了,而且这次理综题也过于灵活。

  记得她曾经说过,她要是能考上二本她就很开心了。

  心脏的位置有一些痛,我想多帮帮她。

  桌上贴着的那张宇航员的照片,我非常喜欢,很想学天文系,所以才选择复读,去好的大学,可以说,那是梦想。

  不记得我是怎么想的,我居然决定把那张照片送给她,当时送给她的那一刻,我的脑子里蹦出一句话,“我希望我能实现我的梦想,未来的世界里也有你,把我的梦想赠予你。”

  帮她搬了桌子,叮嘱她一定一定要来问我问题,傻丫头上课听不懂,下课就要问,有些题是她杀光脑细胞也想不到的。

  她笑着应了。

  随后就是她来我这问问题,每次问问题她都会给我糖吃,我以前还想过,是不是因为她喜欢吃糖,所以会这么甜?

  隔几天换一个口味,酸酸甜甜的。糖是一粒一粒的有些小,来问问题前像是习惯性的一系列动作,她从小瓶子里倒出糖果,放在我的手心。

  她的手很小,每次我把手张开,她将糖果给我的时候,我都能目测出她的手只有我的手掌心那么小,我一只手应该能包住她的手,有些时候她的手指会和我的手指碰到,有时冰凉,有时暖和,触感我现在还记忆犹新。当时给她讲完题,我还会偷着乐呢。哈……感觉有点老流氓的感觉。

  不过,她也开始喜欢往老师办公室那里跑。

  新换了位置,我四周都是女生……不知道为什么她们问我问题,我没了给许如愿讲题的兴趣,总想着能快速解决就解决。一次前面的女生问我问题,我看着许如愿抱着书向我走来,我快速的跟那女生讲完打发走,向许如愿招手,她居然转身跑了!!!跑去了老师办公室……

  

信笔绘星河

信笔绘星河

(一)许如愿

  高考的失利,无可奈何下选择了复读,因为分数的悬殊,我选择了回老家 T城 复读,T城应该说是个城镇,没有市井气息,四周不远处就能看到山,天空很蓝,晴天的时候,看日出和日落是我每天感兴趣的事,其次才是一天忙碌且压抑的复读。

  “许如愿,你今年就算掉了一层皮也给我把这苦给吃完!”去年检查出中晚期癌症的父亲恨铁不成钢的说。我也清楚,今年是我最后的机会,父亲选择陪读我这一年。

  城镇的学习环境肯定不如城里,之所以回来,因为价格便宜,但这所学校学风比较正。厕所很脏,一开始我是接受不了的,不过后来也凑合着用,教室里有多媒体空调等必要设备,所以环境已经很不错了。

  记得进入班级,我选择的是靠窗户的座位,因为窗外的天空是原来我生活的城市的方向,妈妈还在那里工作打拼。

  周围的同学说着方言,我不怎么能听懂的家乡话,老师每天犀利鞭策的话语在耳边,刚开始我根本融入不了这个集体,但我也确实没有想到,他的出现。

  他叫詹云扬,开学的时候坐在我的身后,刚开学我对他印象很不好,但是周边的女生对他很是关注,是个帅气的男孩子,听说他的理科成绩是原来学校的前十名,高考失利了,虽然高出线几十分,还是选择来这儿复读。

  对他印象不好,是因为我坐他前面,他总是会踢我的凳子,有些时候可以用“踹”这个字来形容。上课老师讲得内容过于简单,或者遇到难题,总是会发出不耐烦的咒骂声,我也不敢说什么。

  和他慢慢熟起来,是一道物理题,我记得很清楚,是一道关于相对运动物体运动问题,我是个理科学渣,刚下课老师转身就跑没了人影,去办公室转了又转依旧找不到他人,于是就下定了决心问问后面那个男生。

  “那个……同学?”

  “嗯?”詹云扬抬起头,看着我。

  我有些紧张,把书递到他眼前,“我能问你道物理题吗?”

  “哪道?”詹云扬凑了过来,推了推眼镜框。

  这是第一次对话的开始,我很开心的是,他和我讲话用的一直都是普通话,包括后来,不过,有些时候和旁边人用方言聊天又和我说话会转换不过来,转换不来的时候他总会不好意思的笑出声,他的声音很好听,笑起来也很好看。

  后来就慢慢熟悉了,可能在我真正被温暖,心动的一次,是那时。

  那时,至少我和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女孩子熟悉了起来,是个短发女孩,刚开始与她对话的时候,有跟她提过我不会T城方言也听不懂的事,她一开始很惊讶,不明白为什么要从富饶的H城来到这种城镇复读,和她简略解释一通,她大致明白了,总和我说有什么需要她一定会帮,确实她是个热心且开朗的女孩,对我很好。她的桌子旁边摆满了资料书,四周的人常常找她借资料。

  我呢,就那一次,找她借了一次生物资料,她递给我一本生物联系册,我接过来的时候,身后的詹云扬拍了拍我。

  “我这有本资料,资料很好,信我,用我的。”

  我回过头,看他拿出一本厚厚的生物资料递给我,但是可以用“受宠若惊”这个词来形容,也可以用“小鹿乱撞”这个词来形容我自己。许如愿啊许如愿,能不能稍微矜持一点!

  我接过了那本资料,很开心。

  

(二)詹云扬

  高考失利,本以为能走一个好一本的学校,可惜了,不过也必须得承认高三那年因为谈恋爱的原因,成绩退步了许多,分了手,考试失利,来这复读。

  原来学校的重点班尖子生,来到这成了一个普通班的复读生,来这复读的三分之一的人是原来和我一个学校的,这件事自然有些丢人,也成了他们饭后聊天的话题。不过让我稍微有些慰籍的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和我在一个班。

  可能大部分都是原来一个学校的,开学没几天就开始闹腾了。坐我前面的女生,挺安静的,从开学到现在我好像没有听她说过一句话,不过也挺好,我喜欢安静的环境,在安静的环境里刷题对我效率更高些。

  班主任是个英语老师,好像挺喜欢找她上黑板写题的,所以我记住了她的名字,她叫许如愿。第一次上去写题我就注意到她的字很好看,而且她答题的速度也是最快的,正确率也是最高的,每次答完题都是低着头走下来,一言不发。

  她会来问我问题,是我意想不到的,女孩子,问那么简单的物理题也很正常,我一度觉着她是不是社恐,问我问题的时候脸通红,挺可爱的……

  她问我问题用普通话,当时我以为只是因为不熟的原因,所以我也用普通话给她解答。后来听她和旁边女生聊天才知道,她从小不在这边生活,听不懂,也不会说这边的方言。所以后来我一直要求自己用普通话与她交流,她问我问题后来也很勤快,慢慢的通过她的表情我就能知道她到底听懂了没,复杂的物理题她常听不懂,女孩子可能这方面理解不太好,不过看着她皱眉的样子就非常乐意给她讲第二遍第三遍,甚至希望她再多听几遍。

  我也不清楚这种心理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可能在那次吧,她捡到了一个黄色的文件小夹子,转头看着我,当时我正好回座位,看着她,那也是第一次认真看她的脸,眼睫毛很长,眼睛很漂亮,脸肉肉的,皮肤白皙。可能那天阳光正好洒进来……

  “这是你的夹子吗?”她说话声音很温柔,我当时很不争气的看愣住了,也听愣住了,过了几秒才傻乎乎的猛摇头。她就立刻转过头去了,小声问四周的人,我想那天应该是她找别人说话最多的一次了吧。

  我也确实没想到她理综会这么的差,还有数学。不过我很乐意去帮助她,只要她来找我。

  她很喜欢看窗外的天空。

  那天她找她旁边的梁萍借生物资料,其实我的资料也很多,比那个女生好很多,她可以找我借的。

  看着她那着那本生物练习册开心的笑着,傻丫头,那本就只有必修一的知识点啊还都是习题,知识点少得可怜。

  手比脑子快些拍了拍她的椅子,“我有本生物资料,很好,信我,用我的。”

  她接过了,用的很小心,但是!!!我好像在上边写我前女友的名字了,还写了许多遍!!!还回来的时候一定要把它们涂抹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