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谣子了个鬼鬼

写自己喜欢的人物的同人文,也会写些原创。

《娘娘腔》【邵群×李程秀】同人文

第一章

  “Surprise!”

  五十多平米大的小房子内很拥挤,没有开灯,程秀躲在床与墙壁的中间,望着那漆黑看不到的门。

  “咚咚!”突然门外的声音变了,“你特码不是同性恋吗?不是谁都可以*吗?!”

  程秀捂住耳朵,拼命的往狭小的空间里躲藏,耳朵传来的剧痛让他痛苦不堪。

  “李程秀!你他妈给老子开门!我找到你了!李程秀!你个娘娘腔!……”

  咒骂声越来越清晰,眼中的空间开始扭曲。

  “娘娘腔!”

  “我不跟她结婚跟你结啊?!”

  ……

  程秀猛然睁开眼,拼命着吸入空气,让自己冷静,胸口剧烈的起伏,身上的睡衣已经被汗浸湿了。

  身侧是熟睡的邵群,他的一只胳膊还搭在自己的身上。

  气息平稳后,程秀轻手轻脚的将邵群的胳膊挪开,放进被窝里,替他盖好被子,秋天的晚风,吹进屋内凉飕飕的。

  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掩上房门,去客厅倒了杯温水,喝了几口才平复了情绪。

  这样的梦,不知做了多少回……

  

  第二天下午,准备好晚餐的程秀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着睡着的正正,摸了摸茶杯的头。距离锦辛和黎朔的婚礼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微信朋友圈常能看到黎朔与锦辛恩爱的照片。

  “茶杯啊,现在的生活,好像也挺好的,是不是?”程秀低着头,看着茶杯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手,笑着,心里溢出一些心酸。

  黎大哥和锦辛的婚礼,举办的甜蜜且幸福。一场婚礼,是两人爱情的见证,是对未来永远在一起的起点,是海誓山盟不分开的约定。那是自己曾经向往过的,一个温暖的家。

  门传来开锁的声音,邵群回来了,李程秀放下茶杯,替邵群倒了杯温水。

  邵群将西服外套往沙发上一扔,抱住程秀猛地亲额头,然后脸颊,最后是嘴,亲了一下,嫌不够,低头打算……

  程秀推了推他,递给他温水,小声说:“正正睡着了,你轻点声,饭做好了,吃饭吧。”

  “就是他睡着了,我才有机会和你在一块,我上班的时间你都在陪他,我下班了,你不得陪陪你的老公?”

  程秀脸刷一下红了,“邵群…正正他还小,你多大了?他才多大?”

  邵群接过温水,一口气喝完,就像要把闷气一口气闷进肚子里。

  两人坐在餐桌上。

  “程秀,我想和你结婚。”

  程秀愣住了,抬头看着邵群,他一脸认真,不像是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程秀,你有没有想象过在彼此亲人都在场的地方,我们为彼此带上婚戒……”

  “邵群,这场婚礼,你的家人真的都会给我们真诚的祝福吗?你的家人真的认同我了吗?……我们和黎大哥他们不一样……”程秀的头越来越低,声音越来越小。

  “怎么不一样了?”邵群急了,“当初你要和黎朔跑的时候,他不就是应了你会给你一个家和你结婚吗?怎么他行我就不行了?!”

  语毕,陷入了一片沉默。

  邵群捏了捏眉心,“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发火。”

  “吃饭吧,不然饭菜要凉了。”

  

  哄睡完正正后,程秀进入房间,邵群坐在床上整理着公司要务。

  “明天,想吃什么?”程秀坐在邵群身边。

  “炖大鹅。”邵群敲完最后一个字,点击保存,直接合上电脑,甩开公务,抱住程秀,脸埋在程秀的锁骨处,刚刚洗完澡的程秀身上有股清香。

  “好。”程秀笑着回答,摸了摸邵群还未干的头发。我怎么可能不想结婚呢?我当然想,可是,你的家人会同意吗?你的家人真的认同我吗?这个世界真的会认同我们在一起吗?抱歉啊邵群,我没有那个勇气更没有那个资本去反抗那些不认同……

  “你若是不愿意,这婚咱不结也可以,但是程秀,你不可以再离开我了,我保证我不会像以前那样混账,你不要离开我,好吗?”邵群抱紧程秀,生怕他跑了,生怕他不要他了。

  “好……我不走,不走,不会走的。”

  橘黄色的灯光下,印出两人接吻的影子,随即灯光灭了,留下的黑夜里甜蜜的呢喃。

  

  幸福的一夜,程秀那一晚没有做噩梦,噩梦好似也离他越来越远,酸痛的身子板挣扎着从被窝起来,发现已经过了做早饭的时间,自己睡过了!!!

  床头柜上有个精致的小盒子展开,里面钻戒闪闪发光,程秀拿起盒子盒子下面还压着张纸条,上面写着:

  

  “我邵群这辈子,绝对不会辜负李程秀,我邵群这辈子,只跟李程秀在一起,我邵群这辈子,只爱李程秀。”

  

  程秀捂着嘴笑出了声,眼眶里泛着泪花。带上来属于他们爱情的钻戒。

  

  

  五年后,邵群大姐将邵家准媳妇的手镯给了程秀。代表着邵群一家的认同。

  

  十年后,正正的十岁生日,邵群的父亲也参加了这场生日派对,第一次给邵群和李程秀真挚的祝福。洛羿和小辉送给正正一双炫酷的滑板鞋,锦辛和黎朔送给正正Clive Christian1872香水……邵群快气疯了。

  茶杯离开可爱的人间。

  

  二十年后,正正步入大学,邵群父亲去世。

  

  三十年后,正正成家,邵群和程秀决定离开繁华且繁荣的北京,去杭州。

  

  四十年后,程秀去世,邵群回到他们所生活过得地方,寻找着回忆中的点点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