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谣子了个鬼鬼

写自己喜欢的人物的同人文,也会写些原创。

《天官赐福》【双玄】同人文

《与风逐年华》第26章(迷雾林谷老骗子篇)

  师青玄还记得之前老骗子的铃铛,铃铛上有些纯净的法力,想通过那微弱的法力气息来寻找,虽然老骗子会些功夫,但这地方邪祟气息让师青玄有不好的感觉,所以找人的压力很重,时间也越来越紧迫。

  利用风的力量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寻找了大半个森林终于在雾气最大的地方感知到老骗子铃铛上的法力气息。可进入雾气中,师青玄用法力将自己包裹,因为这雾气实在诡异。

  弥漫着的雾气因为有他人的入侵,各自抱团凝聚起来,形成一团团黑色的雾气,发出尖利的惨叫声,一圈一圈在师青玄的四周盘旋,将师青玄围住,如黑色的一堵围墙。

  “怨灵冢……”师青玄眯了眯眼,想不到这地方还有怨灵冢,不过想到之前结界内血红色的结界,师青玄展开风师扇,“看来这地方的邪祟有些意思,得快点找到老骗子。”

  形成团团黑雾的怨灵,一股脑儿的全部袭击向师青玄。

  “风的好处就是,让雾气散开!”师青玄猛的一挥,狂风大作,怨灵惨叫着,四周黑色的雾气被风吹散,身后一股黑色的雾气直直的向师青玄袭来,师青玄背上的符咒发出金色的光,雾气被震散。师青玄脚着地的同时,四周明亮起来,雾气也散去了不少,可是周边的邪祟气息依旧很浓,老骗子铃铛上的法力气息也越来越清晰。

  “老骗子!老骗子!你在哪!老骗子!”师青玄边寻找着边呼喊。

  远处有一个年轻道士走来,背着一把剑。师青玄愣住了,停下脚步,注视着他。

  邻近之时,想搭句话,可是这道士似旁若无人一样从他身边经过,师青玄转身想喊住他,当衣角擦过道士时,衣角从道士的身体穿过,就像这个道士是个透明人,不,应该说自己是个透明人,他看不到自己。

  师青玄蹙眉,心想:以前也听说过怨灵冢诡异,是无数冤死或者含恨而死的人的灵魂,因为怨气太大,渡不了魂魄,所以在世间飘荡,总有心术不正的人或者鬼,将这些怨灵聚集起来,形成冢,也就是个法阵,被怨灵击伤的人会陷入梦魇。这个……难道和老骗子的梦魇有关?这个道士不会就是?……老骗子!?

  师青玄决定跟上去,以前确实怀疑过老骗子的身份,可是经过长时间的相处,大概也摸清了老骗子的心性,毕竟自己也活了几百年,曾经处理过那么多凡间红尘之事,自己也经历了太多事情,看人这方面,越来越准了。老骗子有秘密,但是人心不坏。

  所以,老骗子的梦魇到底是什么?

《天官赐福》【双玄】同人文 断更

《天官赐福》双玄同人文——《与风逐年华》断更一年左右,明年的六月份回来续更。【确定时间是明年的六月份】

很抱歉这个新的故事篇没写完,因为我是打算这个故事篇写完就走上主线了,这应该是最后一个打副本,毕竟是同人,我朋友说是衍生文,其实我没分这么清楚,就是喜欢就写了,没想到居然写到了第二十五章。哈……

感谢一些朋友的支持和点赞,有些朋友是一直都在的,非常感谢。

就是喜欢写写,希望大家每天开开心心的。

《天官赐福》【双玄】同人文

《与风逐年华》第二十五章

四人轻装上阵,来到城外,老骗子有收纳包,一些必要物品就放在了他那里。

北山……师青玄一开始以为是一座山,后来发现,这一个大区域都叫北山……这么大的范围,怪不得衙门调查进度这么慢呢。

山上隐隐约约能感受到邪祟的气息,和城里的感觉差不多。师青玄四人漫不经心的走着,老骗子的风水盘一开始很有规律,越往山里深处走,风水盘就越不正常,老骗子皱着眉头,跟着风水盘的指导来到了一个雾气弥漫的大片丛林。

如果根据北山山脉的高度来看,这块丛林的地理高度应该在山腰左右。雾气弥漫有些阴森诡异。

林子边缘立着一块长满苔藓的木牌,上面写着——“迷雾林谷”。

老骗子的风水盘彻底没用了,回头跟师青玄他们说,“风水盘把我们带到这里就失效了,城里人提过这个林谷,很多百姓都很避讳,听说进去的人很少有能出来的,出来的后来不是病了就是傻了,目前老一辈人能稍微勉强从林谷附近转转的人也不多。衙门调查几乎都不来这里,因为普通人根本没办法在里头生存,更别说杀人逃里面去了。不过……”老骗子顿了顿,收起风水盘,“也不是没有例外,凡事都皆有可能。”

师青玄观察着林谷,里头看不清什么,“你说的很对,凡事皆有可能,我们进去吧,火匣子打着,都快看不清路了。”

与风和老骗子拿着火匣子,四人一同往里走,老骗子拉着阿四的一只手,阿四抓着师青玄的衣服,与风拉着师青玄的手,四个人都觉着,处在黑不拉漆的地方,不能走散。

里头都是苔藓和枝蔓缠绕,能看到不明显的路的痕迹,可能是老一辈人留下的。

阿四有些害怕,抿着嘴不敢发声,老骗子和师青玄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让气氛轻松点。

一开始一切还有些正常,环境比较恐怖,越往里走,越感觉到冷。

师青玄突然喊停,环顾四周,“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地方我们走过……”

大家都停下,看着四周。

老骗子愣住了,指着旁边的一条枝蔓,“这里头长得差不多,要不我们先做个印记,走走看?”

师青玄能感觉到林谷里邪祟气息浓些,而且弥漫在四周,看到林谷第一感觉里头有线索,感觉很不对劲,所以进来了,但周围的气息很难做出准确的判断,就先应下了老骗子的方法。

走了一会,果然又来到老骗子拿刀刻在枝蔓上的印记。

“怪不得城里人说进来的人走不出去呢?”阿四都有些哭腔了。

“鬼打墙吗?”老骗子思索着。

师青玄:“我们进来多久了?”

老骗子:“大概一个时辰了吧……”

……

“啊!”阿四尖叫着,“我感觉刚刚有东西碰了我一下……”阿四声音颤抖得说。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几条长长的枝蔓快速缠绕在他们身侧,阿四的脚被缠住 老骗子急忙拉住他,师青玄松开唯一一只拉着与风的手,想拉住快要被拖走的阿四,阿四距离有些远,立刻抓住老骗子,没注意到一根藤蔓在自己身后,与风举着火匣子挥舞着,藤蔓退后了点,它们似乎有人的思维一样,埋伏在黑暗处的枝蔓将他们的火匣子打掉,变得漆黑,火匣子的光灭了。

师青玄被枝蔓缠住腰,向后扯去,挣扎着手挥舞着却发现周围都是扭动的枝蔓,使用法力推开它们,枝蔓像吃软怕硬一样缓慢离开师青玄,这时发现与风他们都不见了

“阿四!与风!老骗子!”无人回应。

突发状况,四人措手不及。师青玄有些着急,这三人除了老骗子会些三脚猫功夫,其他二人都是凡人,阿四还是个孩子。

他开始内疚枝蔓出现的第一时间就该用风师扇挥走他们……成为凡人久了,更多的时候依赖自己的手,而不是法力了……

师青玄脚下的地面突然裂开,整个人失去重心……风师扇一挥,一阵蓝色飓风出现,拖起了师青玄的身子,落在安全地区,周围平静了,师青玄也发现周围不一样了,和正常的丛林一样,有树,有草,阳光,雾气还在。

师青玄利用风飞起,停留在半空中,看见了山脚下的凤陵城,以及绵绵不断的山脉,脚下是茂密的丛林,云雾缭绕,可是林谷有明显的分界线。

通过敏锐的法力探知,师青玄发现了结界,他们一开始进入的是一个结界,这结界很难发觉,飞在半空中看到异象才发觉,更别提普通的百姓了。因为自己使用法力,打破了结界的一角,进入了……另一个结界???师青玄有些疑惑,雾气缭绕可以以丛林海拔有些高来解释。可是一块区域分界线有三种不同且差距很大的样貌,加上有邪祟气息,只能用结界证明了。

外头迷雾林谷是个现象,设置了外层结界,结界里邪祟气息有些浓,而且设置结界者很聪明,很难发觉里头的异端。打破结界的一角里头进入了另一个结界,而这个结界很正常,和正常的丛林差不多,在丛林的中央,还有个红色的结界,这需要飞在半空中,使用法力整体来看才能发觉,而且,这三个结界像圆心圆一样,站在山顶的百姓看这块区域也只会被最外层的结界所迷惑。简单而巧妙的设计,是个躲藏的好地方。

师青玄对里头红色的结界很感兴趣,可是得先把另外三个人找到才行,因为是丛林,在半空中找不到人,茂密的树冠遮了个大概。还是得落地,一点点寻找……



《天官赐福》【双玄】同人文

《与风逐年华》第二十四章

休息了半天师青玄才缓过来,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又是一阵害臊……他把趴在床边沿熟睡的与风拍醒,红着脸说要出门调查凤陵城的事情。

与风起身问道:“你身体好些了吗?……昨晚对不起。”

师青玄看着手忙脚乱的与风笑出了声,“没事,我身体好多了,不怪你。”

与风忙扶着他,“还疼吗?”

师青玄:“还好,我肚子有点饿了,老骗子他们呢?”

与风:“还有两个时辰就要宵禁了,老骗子带着阿四出去玩了,也打听了不少消息。我带你下去吃些东西。”

师青玄配合与风穿好衣服,顺便抬头亲了亲与风的下巴,“走吧~”


二人在店一楼坐着吃着菜,等着老骗子回来。

老骗子一回来就看到他们两个人你侬我侬的,轻轻咳了几声,喊道:“仙尊啊~”

阿四从后跳出来钻到师青玄面前给他看从外面下来的点心。

哄完阿四,就要和老骗子聊正经事了。

老骗子坐下,“我去出事的巷子那问了问,这个月死去的六个百姓,都是心被挖了出来,而且都是壮丁,这六个人好像也没什么关联,我的铃铛也没有什么反应,所以不是邪祟作怪。我们还需要掺和这件事吗?”

师青玄:“衙门那呢?”

老骗子:“衙门风声紧,不过有几个嘴巴不严的,确实衙门他们在主力调查北山,北山的具体环境我也了解了些,主要就是地方大,山路陡峭,深山老林的,范围那么广,衙门没什么具体线索,查这事非常难。”

师青玄点了点头看向与风,每次这种情况与风都不说话,而且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

与风以为师青玄渴了,立马倒上了茶,递给他。

师青玄:“还有些时间,我们大致去看看北山的具体情况。”

与风终于开口了,“你不能去,你先在店里呆着。”见师青玄很坚定,他叹了口气,“我和老骗子去,你和阿四在店里呆着。”

师青玄点了点头,他们二人很快就出发了,阿四一直站在师青玄身边,好像有话要跟他说,师青玄拍了拍阿四的头,问道:“怎么了?”

阿四低着头,好不容易决定要说,有咽回去了,师青玄耐心等着。

“阿青,你是不是喜欢与风哥哥?”阿四抬头问道。

师青玄顿了顿,拉过阿四,笑道:“是的。”

阿四又急忙问道:“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

师青玄想了想,应该算在一起了吧,随后点了点头。

阿四:“与风哥哥对你好不好?他会不会欺负你?他喜欢你么?”

师青玄:“对我很好,不会,他喜欢我。”

“阿四。”师青玄轻轻唤了声沉默不语的阿四,“你会介意我和与风……成为伴侣吗?”

“不介意,只要对阿青好,阿青喜欢,我都不会介意。”阿四趴在桌上,认真地说。

师青玄很开心,他也一直相信阿四会支持他的选择。


与风和老骗子在宵禁前回来,说了些有关北山的具体地貌,三人商议打算明天就去北山看看,阿四在一边早就睡着了,老骗子将阿四背回屋。

师青玄打算站起来,刚起身腰部就剧痛,险些没站稳,与风扶住了他,一脸担忧,一把将他抱起,向楼上走去,周围的人目光都聚集过来,师青玄将脸埋进了与风的胸膛。

与风:“明天你的身体能坚持住吗?”

师青玄嘟囔道:“可以。”


第二天,城内有传出了消息,又有一个百姓,心脏被挖了出来,丢在了河边,被衙门抬走了。


《天官赐福》双玄同人文——《与风逐年华》第二十三章审核不通过。

感兴趣可以去微博搜索“是谣山鬼呀”,寻找且尽情阅读。

《天官赐福》【双玄】同人文

《与风逐年华》第二十二章

与风在房间内收拾着衣物,师青玄也是第一次清晰的发现,与风真的是个居家好男人!属于他们的行李被他收拾的井井有条!看着他忙碌的背影,有种在看自家老婆收拾屋子,打理房间的背影,安家的温馨。

与风看了一眼像大爷似的躺在座椅上的师青玄,笑道:“我晚上还是打地铺吧。”

与风从座椅上跳起,“为什么?……”声音越来越小,发现自己的反应不对劲。

“你要和我睡一起?”与风收拾好房间走近师青玄。

师青玄:“跟你睡一块蛮暖和的……”

与风:“这样啊。”

与风走到师青玄面前蹲下,轻轻推他坐下,“换双鞋子,一会儿我们还要出去,劳顿了几天,你头发都乱了。”

师青玄红着脸看着与风替他脱了鞋子,换上新鞋子,然后洗了洗手擦干,要帮他重新束发。

与风的动作很轻柔,害怕弄疼了师青玄。

师青玄脑里再次幻想出,一个温柔的妻子,在帮丈夫打理头发的场景……

“与风。”师青玄单手托着腮,“感觉你像一个贤惠的小媳妇……”

与风故意用手指撩了一下师青玄的后颈,轻声道:“我可以这样一直照顾青玄,只要青玄喜欢。”

师青玄抿着嘴,心里像有个小鹿在乱撞。


四人都进房间休整了会儿,出房间在一楼吃了顿可口的饭菜,品尝了些凤陵的酒菜,阿四特别喜欢这里的甜点,师青玄就让老骗子买了些让他装在兜里,出去走走怕他饿着。

“很早就听说啊,凤陵的夜市特别的热闹好玩,可惜了,碰上这种大事……”老骗子无奈道。

师青玄:“你们道士应该有你们的法子打听事情,带我们去打听打听这凤陵城的事。”

老骗子:“这你就说对了,仙尊你可不知,这市井的传闻啊,有真有假,甚至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阿四啃着甜点,吐字有些不太清楚,“阿青要管这件事吗?”

“嗯……看看情况,了解了解,需要帮忙就帮。”师青玄看着周围的人群,吃了法力丸对邪祟的气味特别敏感,能感觉到这座城内有隐秘的邪气,但是过于隐秘,气息过于微弱,反而让他更加起疑。


老骗子带着他们,走进一家茶水店,点了些茶水,点了些花生米,他们刚坐下,周围就有不少人在谈论他们要打听的事。

老骗子悄声说:“这种茶水摊,有很多路人,所以啊,打听事情一般坐这就能了解个大概,有些时候还会有些嘴巴不严的捕快和侍卫在这,而且,开这茶水铺子的老板啊,一般都通晓事理。”

路人1:“啧啧啧,你是不知道,我那条巷子里啊,就有家出事了,乖乖,那可怕的,搞的晚上关好门窗,还要贴驱魔符。”

路人2:“这都一个月了,也没看见这衙门查出点什么来。”

路人3:“欸?到底是怎么个死相,搞的人心惶惶,还宵禁。”

路人1放低了些声音:“那天出事我亲眼看到衙门里的人把那李老五抬出来的样子,心口子那儿啊,好大一个洞,血淋淋的,老可怕了,身上还有好多抓痕,啧啧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狐狸精作怪呢!”

路人4:“你别说,就其他几个出事的时候啊,家里还出现了狐狸的毛。”

……

师青玄静静地听着,老骗子从盘子里拿出三颗花生,放在茶杯边,摆成三角的形状,然后再在三角花生米的旁边摆上二十文钱。

店里小二靠在墙边,看到老骗子桌上摆着的物品,立马跑了过来,笑嘻嘻地弯腰问道:“客官需要些什么?”

老骗子战术性后仰,看着小二道:“听说最近凤陵城引了些野味?尤其是狐狸的?”

小二:“不不不不不,这些啊,并不属实,凤陵城这美味的茶水是从南山那边打来的,爱好喝茶的人甚多,城里多了些来路不明的外地人。客官要不来点?”

老骗子看了看师青玄,师青玄觉得茶水蛮好喝,就点了点头,老骗子有点了些茶水,示意小二拿走钱财。

小二收走二十文钱揣进兜里,吆喝着,“好嘞!凤陵南山茶再来一壶!”

阿四一脸好奇,问道:“你……打听到什么了?”

老骗子解释道:“这些啊,是一些江湖的简单术语,了解一些的自然能听懂,小二的意思是,狐狸妖邪作怪之事不属实,衙门集中对城外北山里调查,而且啊,事情是人为,应该是外来人士,不是城内人。”

师青玄回忆了一下小二说的话,貌似听懂了这些江湖术语,点了点头。

老骗子:“城内晚上有宵禁,我们要打听尽量白天,做好准备再去北山。”

师青玄抬头对老骗子说,“不急,刚来凤陵城,阿四也应该想到处转转,这些你比我们懂得多,你带我们走走吧。”

阿四在一边开心的跳了起来,师青玄笑着轻轻对老骗子点了点头,老骗子会意,四人喝了点茶,向热闹的街上走去。

与风全程好像不太关心这些事,发觉师青玄想喝茶,就帮他倒上,递给他,在他的眼里,只有师青玄。

逛街时,师青玄和与风的手紧紧相扣,凤陵城男风是有的,路过的行人会有注意到他们,但都保持着最起码的尊重与理解。而且,与风是带着面具的,师青玄虽然断了只胳膊,但是洗干净的脸,很贵气,与众不同的好看,让行人不自觉的揣摩与风面具下的绝世美颜……

师青玄边逛街,边注意着周围隐秘微弱的邪祟气息,一个月之内连续杀了六个人,还能隐蔽气息这么好的鬼,除了鬼王,不到绝的鬼压根做不到,而绝境鬼王也就那四个,花城在鬼市婚后生活甜蜜,黑水报仇过后虽然消失,但也不会蠢到对人下这样的手,青鬼和白衣更不可能了。所以这件事可能确实不是邪祟作怪,但是……为什么这气息会给自己带来不安呢……


【我个人认为,贺玄以前是寒门出才子,所以基本的家务什么的都会做,就这么写了,可能大概又要出打怪副本了!老骗子属于人间,所以许多江湖事都了解,所以师青玄将很多事情都交给他,甚至是打理钱财,是信任,也是真把他当成了朋友。】

《天官赐福》【双玄】同人文

《与风逐年华》第二十一章

夜晚……

看着躺在自己身侧的师青玄,与风伸出手,想去摸他的鬓发。

“不!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不!!!”

……

“我想死……”

黑水脑海里浮现那日的场景,师青玄撕心裂肺的哭喊,绝望的眼神,他忘不掉……

刚腾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看着熟悉的容颜,黑水能感觉到自己本不跳动的心脏,那个位置在痛。

原来死去很多年了,本以为一个专门为复仇而活的鬼心脏的位置不会再有任何波澜,但还是心痛。

“黑水,你敢说你没有动过心?”那天夜里,花城对自己说的话。

“黑水沉舟,不要失去了才懂得珍惜,珍惜眼前人。”竹林边蒋意对自己说的话。

画面浮现在眼前,声音不断回响。

要不是因为不忍心看师青玄一个人独自流浪人间,自己也不会选择陪在他身边。

命格的仇恨好像已经散去,师无渡惨死,师青玄断了手臂,堕了神官,本以为自己因报仇会开心,可没想到会因为心动,而放不下。

自己扮成与风,陪在他身边能陪多久?师青玄已经是凡人之身,更何况,如果身份暴露,他又该如何面对,是的,自己害怕,害怕那张熟悉而又绝望的脸……

睡熟的师青玄翻了个身,往与风怀里钻,与风侧开手,施了个小法术,手心出现一颗药丸,然后吞下。

成为鬼是没有体温的,自己做出要陪着师青玄的决定前,花城就给过他药丸,药丸就像超级无敌香香法力丸一样,只能持续一个月的身体体温,让自己看上去,感觉上更像个人。

身体比之前更暖和了些,师青玄也往自己怀里钻的更深,后来直接将腿敲在了与风身上,黑水眸子微沉。

“师青玄,你怎么这么诱人呢……”今晚你选择依靠我,选择睡在我的怀里,不管怎么样,我都选择换个身份陪在你身边,妄想捅破你我之间禁忌的人,我必定一个个除掉,我意已决,在你身边。

与风穿过师青玄空荡荡的袖子,抱住了他,“就一直这样吧,一直这样……”


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暖洋洋的洒在他们身上,老骗子先醒来,看着相拥而眠的与风和师青玄,擦了擦鼻子,心存侥幸昨晚拉住了阿四。


四人稍作整理准备上路,凤陵城外周边的景色很不错,特别是清晨的时候,清新且舒适。

老骗子这次放慢了赶车的进度,山路也不陡了,比较平,阿四也没有太大晕车的反应。

离城越近,人就越多。

来到城门,发现城门口排着两列很长的队,城门站着两个士兵,在检查着什么,城楼,城门边,都有兵马巡逻,站岗。

老骗子见状立刻调下马车,跟排着队的一个老妇人打听。

“打搅,请问这城门要检查什么才可以进,怎么现在进个城这么的严?”

“道长是外地人吧?唉……你有所不知,城内这个月啊,已经死了六个人了,都不明不白的,衙门也没给出什么解释,反正在抓罪犯呢,可严了,咱老百姓都觉得,这件事啊,没那么简单……”

老骗子作揖道谢,回到马车,和师青玄他们谈论此事。

“齐老爷和杨管家心思缜密,还给我们准备了照身帖!”老骗子翻找着行李,找到了照身帖。

【照身帖:先秦时商鞅变法启用照身贴,中国历史上最早有记载的身份证。很类似于我们今天使用的身份证。】


排着队,通过照身帖,四人顺利通过进入城内,城内也有巡逻的侍卫,甚至是捕快,老骗子边驾着车,边给他们普及那些人的穿着是捕快,以及凤陵城内的宵禁。

老骗子:“出了事才会宵禁,凤陵也是个富饶之地,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设置宵禁的。”

师青玄从兜里掏出超级无敌香香法力丸,屏息吞下,法力充沛,身体熟悉的感觉。

“一个月死了六个百姓?”师青玄靠在与风怀里,一只手在阿四看不见的地方和与风紧紧相握。

老骗子:“也只是听说,我们先找个店住下,再去打听打听。”

“好。”师青玄闭上眼睛,轻声回应。

阿四一路上都趴在窗上看着凤陵城内的风景。出了咸阳城,他没有去过任何地方,激动的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看着与咸阳不一样的风俗,听着不同的方言。


以后还会有很多路程要走,四人决定省着点钱用,在老骗子的完美助攻下,订了两个房间,老骗子以带阿四出去玩的诱惑,拉着阿四抢先拿走房牌钥匙上楼进屋。留下与风和师青玄,与风接过房牌,拉着师青玄就上楼。

虽然说以前经常和与风睡一张地铺,但是一想到住在一间房里还是脸发烫,和他住一间屋吗?……之前与风刚过来的时候,生病着在,有时需要帮他擦拭身体,师青玄是见过与风裸露的上身,本以为习以为常,一想到那麦黄色的皮肤,结实的胸膛,和均匀的腹肌,红色一下子晕染了耳根……



《天官赐福》【双玄】同人文

《与风逐年华》第二十章

师青玄脸颊发热,立刻从与风身边跳出来,扭头嚷嚷,“阿四!我冷!晚上咱俩挨着睡!”

老骗子见阿四真准备过去,立刻拉住他,“阿四,晚上我还要烤鱼,你过去陪仙尊可就看不到了,而且,你看,与风兄很会照顾仙尊的,你说是不是?”

阿四听了停了动作,有些犹豫,看看师青玄,看看与风,又看看老骗子,最后选择坐在火堆旁,捧起烤鱼啃。

见阿四没动作,师青玄瞪了一眼老骗子,老骗子低下头烤鱼,与风站起来,拉住了师青玄,小声委屈道:“青玄……你是在嫌弃我吗?”

师青玄一愣,心头痒酥酥的,看不得与风委屈,立马回道:“不是……我没有……”

趁师青玄手忙脚乱,与风轻轻一拉,师青玄乖乖坐回了他的身边,两人的肩缓缓的相依,师青玄自己也没怎么察觉到离与风那么近,当抬头额头碰到与风的唇时,师青玄身体哆嗦了几下,心跳更是漏掉了几下节拍,别过头去不再看与风。

声音和他很像……师青玄紧紧攥着衣袖心想:可是,如果是他,他根本不会这样对我,以前哪怕是自认为关系是最好的朋友,他对我也是冷冷的,话不多,甚至……他是恨我的。以前什么都没发生的时候,自己对他好,他对我也是有求必应,虽然嘴上和表情上不愿意,但是每次都会帮我,每次都会陪在我身边。可是这么多年,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复仇,确实,一切都是我和哥哥犯的错……可是,这么多年的相处,我的依赖,是建立在他的仇恨上。我现在发现我不敢承认一些情愫,我恨他,我也害怕他……

与风轻轻拍了拍师青玄,打断了师青玄的思绪,抵上了一根香喷喷的烤鱼,看着歪着头微微笑着的与风,师青玄心里顿时放松了许多。黑水是不会对我这样的,他恨我,哥哥离开了,我也断了条胳膊流浪在人间,成为乞丐,这是对我和哥哥的惩罚,说到底,一切都过去了……

自己应该好好的迎接新的生活,有天真单纯的阿四,有处事圆滑但是心善的老骗子,还有对自己那么好的与风,自己也有了该做的事情。

想通了师青玄笑着接过了烤鱼,问与风:“你不吃吗?”

与风摇头道:“老骗子再烤,你先吃,不够吃我再去抓鱼,弄些野味我还是会的。”

师青玄点了点头,悄悄将头依偎在与风的肩上,心里很有安全感,心满意足地吃起烤鱼。

老骗子边烤着鱼嘴角边咧到腮帮……

师青玄只有一只手,吃东西干什么的其实不太方便,与风用自己的袖子帮他擦着嘴,两人离得很近,与风尝试着将另一只手搭在师青玄的肩上,见师青玄不介意,加大了力度让他更靠近自己的怀里,想让他暖和些,低着头看着师青玄的耳根悄悄红了,与风心里开心极了,至少证明,他不反感自己!

烤鱼很好吃,与风又去抓了两三条,天气凉了,下过河后凉风吹来也会冷,师青玄推着与风让他靠火源近点,抬头问他,“之前抓鱼,没看你衣服湿这么大片,快烤烤火,别着凉了。”

“因为有工具,我随便拿了跟长树枝,拿老骗子的短刀削尖了,当工具。所以衣服没湿,刚刚打鱼的时候,没带工具,工具好像被阿四当木柴烧了……”与风一脸委屈解释道。

“啊……”阿四一脸呆呆地看着被自己撇断成四份的木棍,“怪不得这柴烧不着呢。”

师青玄见与风委屈巴巴,就一只手揽着他的肩,贴着他,顺手用手捏了捏他的脸,“那晚上我和你一起睡,不能让你着凉了。”

与风感觉自己被师青玄撩了……真的很想抱紧他的细腰!!!!



《天官赐福》【双玄】同人文

《与风逐年华》第十九章 老骗子真实姓名曝光

“青玄,橘子剥好了 ,来~”与风将两瓣橘子放入师青玄张开的嘴巴里。

师青玄嚼着橘子,不再看红衣少年,“这橘子真好吃。”

“当然了,我种的……”红衣少年白了一眼与风大,清早从后山摘自己亲手培育的橘子,想想就气。

“你还有这手艺啊……”师青玄笑嘻嘻地张嘴接过与风递过来的橘子瓣。

看着老骗子从身后掏出大袋子橘子,蒋意傻眼了……“你这是把我后山的橘子树全薅秃了?!”

与风:“没,留了几个。”

蒋意:“我……你……大爷的!”

师青玄连忙掏出腰包给了点钱,蒋意甩手不要,用眼神会意与风,“不就是昨晚和今早说了你几句吗??”

与风假装没看见,蒋意咬着牙笑了笑。师青玄和阿四,老骗子笑着闹着,没有注意这二人的小动作,橘子香味四溢,谈笑间很是欢乐。深山老林,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雨停了,你们就走吧,翻过前面那座山,就是凤陵城。”

雨停了,天晴了,四人赶着马车,前往凤陵城。

蒋意蹓跶到后山,看着后山橘子树上满满的橘子,挑了挑眉,“生长术?这黑水在天界学的东西还蛮实惠。”

蒋意笑了笑,坐在树下的石墩上,喝着酒,等位故人。


老骗子赶着马车,绕着石头,山路不好驾车,马车内颠簸,阿四脸色苍白,实在忍不住了青玄让老骗子停下,让阿四下去吐会儿。

师青玄拍着阿四的背,递给他水壶。

“还能坚持一下吗?”师青玄有些担心阿四,毕竟这孩子没怎么坐过马车,一坐就是这么颠簸的路。

阿四摆了摆手,“以前可羡慕富贵人家坐马车了,现在看来,我没那个享福的命,呕……”

老骗子急忙递上袖子,给阿四擦擦脸。

师青玄:“前面还有多久才能到凤陵?”

老骗子答到:“大概半个时辰吧……”

“那我们休息一下吧,正好让阿四缓一缓……这小子晕车……以后要带他多坐坐车,坐多了就好了。”师青玄站了起来,找了块石墩坐下。

与风:“我去找点水和果子。”

师青玄:“嗯!注意安全哈!”

梅花之约事件后,师青玄不再吃超级无敌香香法力丸,所以现在体内没有任何法力反应,身体反而有些不太适应,也可能是坐马车有些久了,身体有些疲劳。

与风不仅摘到了果子,带回了水,还抓了四条鱼,可把大家乐坏了,老骗子常年在外面风吹雨露,烤个鱼还是会的。

四人围在火坑旁,快要入冬了,师青玄回想起,与风闯进自己的生活,是在秋天,原来,他们在一块相处这么久了,习惯了被他照顾的日子……有些依赖有与风的日子,真好。

老骗子烤着鱼,看了一眼师青玄,“仙尊……您的扇子是……风师扇吧。”

师青玄顿了顿,往与风那蹭了蹭,与风替他披上了暖披风,不得不说齐老爷子准备的物资真齐全。

“嗯。”师青玄淡淡地回应。

老骗子低着头烤鱼不再说话,聪明人之间的对话,不需要说太多。

阿四身体好些了,趴过去看老骗子烤鱼,“你跟过来还没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呢。”

老骗子:“是吗?哈……被你们喊老骗子我都快习惯了。我是玄真观里的道士,家中呢……排行老二,离开家去当道士,我师傅给我赐名扶光。当道士当久了,也习惯了这个名。”

“那道观里都会教些什么啊??”阿四一脸好奇。

师青玄:“怎么?你要去当小道士吗?”

扶光哈哈哈哈一阵笑,“道观里会教我们认字,读四书五经,了解一些邪祟常识,还有画符,天资好的就会学一些小法术方便捉妖。”说完摸了摸阿四的头。

“那你就是……属于天资好的咯?!”阿四张大了嘴。

“不算不算……”扶光将鱼翻了个面,继续烤。


天色也渐渐晚了,深山老林里气温骤降。师青玄习惯性往与风那里蹭,整个人都快贴他身上了,与风也惯着他,“青玄,你再挤,直接坐我怀里好了。”与风低头在师青玄耳边低语,师青玄脸霎时红了……

两人的手无意间碰了一下,与风有些吃惊,烤了那么久的火,师青玄的手还是冰的,看着缩成一团的师青玄很是心疼,下意识就双手握住师青玄的手,只有一只手的师青玄,感觉有股暖流通过手传遍全身,脸更红了……也没选择躲闪。

听老骗子讲述于将军和蒋意的故事,他对两个人之间的相爱多了一个层次的理解,看着与风温柔的眼眸,暖意溢出了心窝。

“青玄,晚上咱们睡一张毯子吧。”


【因为三人喊扶光老骗子喊习惯了,我也写习惯了,以后都还以老骗子代称,这里这是情节需要,简单带过一下老骗子的身世。】


《天官赐福》【双玄】同人文

第十八章

半年后,将军的身体好些了,不过行动还是不便,阿意就伴将军两侧。将军想骑马四处转一转,阿意就抱着他坐在马上,将军坐在阿意怀里 看日升日落;将军要分析军情,阿意就推着木轮椅做他的助手,分析战况,布下兵阵;战场厮杀,骑上白色战马的人成了阿意,九霄沾上的鲜血数不尽,铁骑踏过土地,一片安宁。

一次险恶地段,与预期回归的时间差了一个星期,将军身在营中,像热锅上的蚂蚁,也恨自己为什么不能站起来陪着阿意一起,痛恨自己的身体残缺,病弱不堪。将军留在营内迟迟不肯入睡,下人们为他熬粥端药滴水未进,侍奉他入睡他就坐在床上看着门帘,希望那个熟悉的身影掀起门帘。

蛮人狡猾,阿意可能进入了陷阱,如此熟悉地段的他是不可能迷失方向和路途,只能的陷入陷阱或者……战场上……不可能,自己的阿意武功高强,不可能会出事……不可能……将军心急如焚,脸色苍白,毫无生气。

在他绝望要亲自出去寻他的时候,熟悉的脚步声响起,门帘被掀开,阿意乱糟糟的头发,脏兮兮的面颊,熟悉的面颊出现在他的眼前,眼泪从眼角滑落,“阿意……”

“将军,阿意回来了!”

阿意抱住将军,将军现在瘦骨如柴,本就紧致的腰现在更加的纤细,之前养出来的肉,他这离开的几日又瘦回去了,阿意很是心疼。

“将军,这场战役结束,我们就会京,不回京也行,在哪儿我都可以娶将军。”

将军从阿意怀里抬起头一脸惊诧,“你……你要娶我?……”

阿意突然委屈,“我好不容易从死人堆里出来,回到将军身边,就不想离开将军了,将军不愿意凤冠霞帔的嫁给我?……还是将军觉得我穷……”

将军腾出手捂住他的嘴,“阿意……我现在这个样子……你……不嫌弃我吗?”

“我怎么可能会嫌弃将军,将军我来娶你,你会嫁给我吗?”

将军低下头,耳根很红,沉默了许久,阿意静静等他的回答。

“好……我等着阿意娶我的那天,所以阿意,你战场上……”

“我拼了命也会回来娶你。”


第二天早晨,将军迷迷糊糊起来,摸了摸身侧,早已没了人,但是还存留着他的温度。

战场上厮杀,拼了命也要守护他爱的土地,拼了命也要回去娶他。

半个月后,于家军取得胜利,蛮人战败,退出了领土争夺。

胜利那天,将军深爱的少年郎,骑着自己的战马,举着于家战旗,手提九霄,向自己奔来,“将军!我来娶你!”


“然后呢?!士兵娶到了将军了吗?!”阿四一脸兴奋的看着老骗子,老骗子笑着回答,“娶到了。”

“两个男人也可以相爱呀……”阿四双手托腮,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当然可以了,就仅仅是两个人相互喜欢,爱上彼此,他们的爱,有些时候,甚至比山盟海誓还真挚。”老骗子挫着小胡子。

“这样啊……”阿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我看的故事结局是,将军战死沙场,士兵从此杳无音信。”

“啊……”阿四张大了嘴。老骗子摸了摸他的头,拖着他的下巴,把嘴巴合上。

“身经百战,取得胜利的于家军,后来遭受圣上的忌惮,加上奸臣祸害朝廷,后来的战争,贪官污吏扣下了他们的军粮和钱财,于家军粮食跟不上,别谈上场战斗了,肚子都吃不饱,何谈保卫国家,将军也想尽了办法,可是无济于事,圣上控制了于家,也想逼于江七于死命,强大的军队,深受百姓爱戴,民心所向,这是圣上最为忌惮的,他怕于家反,这样的王朝……失去这样的功臣,亡的也快。”师青玄淡淡地说道。

“仙尊你也知道这件事?!”老骗子看着师青玄一只手敲着桌子边看着外面的雨。

“知道啊,因为当时有件很轰动天界的事儿……”师青玄停顿了一会儿,看着屋檐下那抹红色身影,继续道:“将军在战场上病逝,他的士兵蒋意一人独自身入蛮谷,杀光了所有蛮人,所有蛮谷百姓,一个都没放过,蛮谷当夜血流成河,孤魂呼啸,鬼祟至今都没渡化。”师青玄似笑非笑着说,“阎王爷都不敢收你吧,蒋意?”

念七站在屋檐下,伸出手接着落下的雨水,感受雨水滴落,清透的感觉,“这个皇上很是昏庸,不过……命运也没放过他,四年后,朝廷野党混乱,满朝文武活得都不安宁,然后这个王朝灭亡了。”

阿四和老骗子在一旁不敢说话,看着两人……总感觉有股杀气,又看了看与风,与风在……居然在帮师青玄剥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