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谣子了个鬼鬼

写自己喜欢的人物的同人文,也会写些原创。

信笔绘星河

(八)詹云扬

  如果没有那次,我都没有意识到,许如愿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展示过脆弱的一面,那天也是偶然,我也去了英语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喊住她,就听到了一系列有关她家庭的谈话。

  看着她蹲在墙角,低着头哭了许久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现在的我应该学会安慰人了,当时真的不太会安慰人,就那么傻站着陪着她。

  就像一只无助的小猫……

  她在我们面前感觉一直都是开开心心的,说什么都乐呵呵的,有些时候会显得傻乎乎的,和她相处感觉就像吃了颗甜糖。

  没想到,这颗甜糖,它的制作过程是这么的苦。

  一个人承担着,自己消化负面情绪,我当时觉着这个女孩子过于的懂事和勇敢。

  “我叫许如愿,我许的愿望,从未如愿。”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脏像是被狠狠的撕裂,她的每滴眼泪滴落都像是狠狠砸在我心脏被撕裂的地方

  明明知道朋友之间相处要有尺度,可我没控制住自己,摸了摸她的头,从她所在黑暗的楼梯角落里哭泣,像个刺猬一样满身都是刺,保护着自己不让别人靠近的那一刻起,我就特别想摸一摸她的头,安慰安慰她,哪怕被利刺伤到,我也想走近她。

  她每次提到自己的家人都很自豪,在别人眼里,她就像个幸福的小公主。

  我以前以为她可能很依赖家人,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公主。后来才发现,那是她对家人的爱,以及被爱的幸福,身在如此温暖家里的自豪,她珍惜着和父母相处的时光,一杯父亲泡的奶茶,父亲做的饭菜,父亲买的围巾……一切都能让她开心满满,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那天晚上,她第一次跟我敞开了心扉,刺猬的刺也会有柔软的时候,我坚定的和她说,“许如愿,你一定能考上大学,未来一定如愿。”

  我心里真的希望自己能够强大起来,以前谈过一次,但没有当时那么强的保护欲,和想呵护她的决定。

  我也相信了那句话,“一个温柔的人,她的灵魂如骄阳般,温暖着他人。”她就是那样的女孩子,我所喜欢的女孩子。

  

  

  我奋笔疾书着,听到最后一句我愣住了。我问詹云扬:“你什么时候喜欢上许如愿的呢?”

  詹云扬一想到许如愿目光就会特别的柔和,“我记得我提过,我心动的一次是在文件夹仔细看她脸的时候,那时候其实没太多时间考虑这些,但我能一直意识到是喜欢,刚刚所说的那次聊天是我下了要保护好这个女孩的决心,因为我好像忘不掉那天晚上躲在黑暗里无助哭泣的她。”

  我想詹云扬忘不掉的,不只是那晚,更多的是在无助压抑的复读生活中,那冬阳般出现在生活中的许如愿。这就是白月光吧……

  我问:“后来你们之间关系应该更近了吧?”

  詹云扬垂下眼帘,这个男生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儒雅,儒雅中带着一股坚韧,翩翩君子。

  “是啊,确实更近了,后来换座位我主动选择了她身后的位置,我们交流更方便,看她上课犯困我就踢她板凳,她家里的事情我们很默契的没有提过。可是,在高考前三个月,她转学了……”

  “转学?!”我很吃惊,毕竟复读生在最后三个月选择转学是件几乎不可能的事儿。

  詹云扬苦笑道,“是的,说出来你也不会信,可是她就是走了,我和她就再也没有见过,我找过她,可是她像躲着我一样,也像许如愿这个人没在我的世界里出现过一样,不留任何痕迹。”

  

  

  后来詹云扬的高考成绩高出当年本科线近160分,很不错的成绩,可是他没有去A城,而是去了许如愿想去的城市。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