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谣子了个鬼鬼

写自己喜欢的人物的同人文,也会写些原创。

信笔绘星河

(五)许如愿

  记得有一次很尴尬,我打算去问詹云扬问题的时候,都走到他视线范围了,看见他前面的女孩子在问他问题,我想我还是去问老师吧就去了老师办公室,下午的时候我带着糖果去找他,那时候复习到导数,我其实到现在还不一定能做出所有高中导数题,真的很难哈哈哈哈我是这么觉着的。

  我说:“因为看你前面的女生在问你问题,所以我去问老师了。”

  詹云扬接过我的练习册,“我当时已经跟她讲完了,向你招手让你过来,结果你跑了。”

  我当时噗嗤笑出了声,有点恶趣味,多给他点儿糖。

  后来我和他开始传纸条来解决我不会的题,我把题目抄在纸上,或者把练习册的第几页第几题写上,他在上面写解答,每一次写得都挺满,觉得我看也看不懂的题,就会过来教我,当时觉着,认识了这么一个朋友,真的好好。

  后来的纸条上会多了一些文字,比如周测考完后,他会在上面写,“这次数学我没上三位数……早知道暑假就不玩了。”

  我回,“一次周测,下次加油。”

  他有时候会跟我吐槽他身边女生每天叽叽喳喳很烦,比如殷舒宁,这个女孩子很强,特别是英语,而且她不偏科,班主任也很关注她,指望着她能进年级前几。

  是我永远也到不了的成绩。

  詹云扬和我说,那个女生原来和他一个学校的,天天来问他问题,到处和别人宣传和他很熟,他觉着很烦。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有些时候就不回了,他也会在纸条上抱怨几句有关殷舒宁的,偶尔我会开玩笑,“人家女孩子说不定对你有好感,反正就两百多天了。”

  是啊,就两百多天就要第二次高考了,我也就这最后两百多天了,至少要考上个二本。

  詹云扬曾经问我过想去什么地方,我说N城,他说他想去A城,A城那里的大学。

  或许从一开始,我们谈论梦想和未来的那刻起,我们就注定分离。

  

(六)詹云扬

  后来可能因为怕占据我的学习时间,我和她开始以传纸条的方式解决问题,等于我自己把这题再写一遍,然后再标上一对解析(我对这道题的理解),这样反而帮助我更好的巩固了知识点。

  文字真的是可以打开彼此心灵窗口方式,后来我们无意之间开始在上面写一些最近发生琐碎的事和自己的心情。

  我现在不记得当初那个我很讨厌的女生叫什么名字了,她特喜欢问我问题,我和那个女生以前是一所学校的,可能知道我以前理综比较强吧,真正让我厌恶的是她喜欢在外人面前把我吹的……哎我自个儿都不知道我这么的牛掰,明明不是特别的熟,为什么非要扯皮说和我很熟呢?

  次数多了,我对那女生的反感度也多了,后来她一问我问题我就戴上许如愿给我的耳塞,或者告诉她,“我不会,你别问我。”

  许如愿还很开心的和我开玩笑,说这个女生对我有好感……

  我????

  后来我开心的事,烦心的事都会跟她分享,她给我的感觉总是很细风细雨的,会很客观,也会很温柔。

  我当时就觉着,和她交流很舒适,我也很喜欢她看待事物的态度。

  有些时候她也会很小女孩的感觉,一些事情会炸毛,像个慵懒的小猫咪,突然我把它的小鱼干抢走,它突然炸毛,对挠我手心的感觉。

  怎么会有这么温柔还那么可爱的女孩子?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