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谣子了个鬼鬼

写自己喜欢的人物的同人文,也会写些原创。

信笔绘星河

(三)许如愿

  我的午饭和晚饭都是爸爸送餐,爸爸的烧饭技术超好,每天都变着花样,但爸爸的身体也越来越差,每次吃完药都会有副作用,常常去厕所,因为直肠癌的原因,爸爸的消化系统早就一团糟了,有些时候只能虚弱的躺在床上,而我能做的只能在这一年里拼了命的学习,努力考上个大学,哪怕是二本。

  身边的同学总说我的伙食好,我也会骄傲的回复他们,“那当然了!我爸爸做的!我爸爸烧饭可好吃了!”爸爸送来的水果很多,以至于我会分给旁边的同学一些,可是詹云扬从来不要我给的水果,但他能接受我给的糖果。

  因为怕我上课犯困,爸爸给我买了许多瓶瓶罐罐不同口味的薄荷糖,詹云扬好像挺喜欢吃的,每次问问题都会给他两三粒,人家教我题目,我得给人家点吃的,算是谢谢吧。

  每次问他题目,我都会带着糖去,换了口味他也会打趣道:“换口味了?今天是什么口味的?”

  对了,第一次月考后,座位重新排了,根据成绩排名自己选的座位,我成绩差,属于倒数,自然选不到好位置,詹云扬成绩挺好的,排名在前五。

  换座位前一天,他问我想坐哪,我说,我肯定选不到好位置啊。

  他道,不会的,一定有位置可以选,我还坐这儿。

  果然,他坐了原来的位置,我去了很偏的位置。

  换座位是在晚自习前要求调整好的,我的桌椅是他帮我搬过去的,走的时候他把贴在自己桌上的宇航员照片给了我,说他很喜欢这张照片。喜欢航天吗?还是喜欢天文?我没想太多,接了下来。

  他跟我说,以后有问题一定要来问他。

  我笑着答应了,后来确实有问题就问他,不过他身边有太多女生问他问题,我再去问他简单的问题,我自己也不太好意思了,次数少了许多,肯定没有坐他前面时方便呀,我跑老师办公室更勤了点。

  看他貌似有时间了,我再带着题目和糖果去找他,问道题给几粒糖果,梁萍问我,“你不怕他以后高血糖啊?”

  ……这是无糖薄荷糖!……

  “无糖还叫糖啊?”梁萍打趣道。

  

(二)詹云扬

  月考后得换座位,排名被贴在后面的黑板上,有料到许如愿的排名靠后,出成绩那几天她心情有些低落,都不怎么爱笑了。

  我对成绩单还是感兴趣的,第一次月考班级第四,年级73,化学的成绩和英语成绩差了!草!回去得多刷化学卷子了!

  成绩单有两张,我顺着找许如愿的名字,在第二张中间看到了她。转头看了看坐在座位上的许如愿,第一次月考考整个高考内容,对她来说确实难了,而且这次理综题也过于灵活。

  记得她曾经说过,她要是能考上二本她就很开心了。

  心脏的位置有一些痛,我想多帮帮她。

  桌上贴着的那张宇航员的照片,我非常喜欢,很想学天文系,所以才选择复读,去好的大学,可以说,那是梦想。

  不记得我是怎么想的,我居然决定把那张照片送给她,当时送给她的那一刻,我的脑子里蹦出一句话,“我希望我能实现我的梦想,未来的世界里也有你,把我的梦想赠予你。”

  帮她搬了桌子,叮嘱她一定一定要来问我问题,傻丫头上课听不懂,下课就要问,有些题是她杀光脑细胞也想不到的。

  她笑着应了。

  随后就是她来我这问问题,每次问问题她都会给我糖吃,我以前还想过,是不是因为她喜欢吃糖,所以会这么甜?

  隔几天换一个口味,酸酸甜甜的。糖是一粒一粒的有些小,来问问题前像是习惯性的一系列动作,她从小瓶子里倒出糖果,放在我的手心。

  她的手很小,每次我把手张开,她将糖果给我的时候,我都能目测出她的手只有我的手掌心那么小,我一只手应该能包住她的手,有些时候她的手指会和我的手指碰到,有时冰凉,有时暖和,触感我现在还记忆犹新。当时给她讲完题,我还会偷着乐呢。哈……感觉有点老流氓的感觉。

  不过,她也开始喜欢往老师办公室那里跑。

  新换了位置,我四周都是女生……不知道为什么她们问我问题,我没了给许如愿讲题的兴趣,总想着能快速解决就解决。一次前面的女生问我问题,我看着许如愿抱着书向我走来,我快速的跟那女生讲完打发走,向许如愿招手,她居然转身跑了!!!跑去了老师办公室……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