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谣子了个鬼鬼

写自己喜欢的人物的同人文,也会写些原创。

信笔绘星河

信笔绘星河

(一)许如愿

  高考的失利,无可奈何下选择了复读,因为分数的悬殊,我选择了回老家 T城 复读,T城应该说是个城镇,没有市井气息,四周不远处就能看到山,天空很蓝,晴天的时候,看日出和日落是我每天感兴趣的事,其次才是一天忙碌且压抑的复读。

  “许如愿,你今年就算掉了一层皮也给我把这苦给吃完!”去年检查出中晚期癌症的父亲恨铁不成钢的说。我也清楚,今年是我最后的机会,父亲选择陪读我这一年。

  城镇的学习环境肯定不如城里,之所以回来,因为价格便宜,但这所学校学风比较正。厕所很脏,一开始我是接受不了的,不过后来也凑合着用,教室里有多媒体空调等必要设备,所以环境已经很不错了。

  记得进入班级,我选择的是靠窗户的座位,因为窗外的天空是原来我生活的城市的方向,妈妈还在那里工作打拼。

  周围的同学说着方言,我不怎么能听懂的家乡话,老师每天犀利鞭策的话语在耳边,刚开始我根本融入不了这个集体,但我也确实没有想到,他的出现。

  他叫詹云扬,开学的时候坐在我的身后,刚开学我对他印象很不好,但是周边的女生对他很是关注,是个帅气的男孩子,听说他的理科成绩是原来学校的前十名,高考失利了,虽然高出线几十分,还是选择来这儿复读。

  对他印象不好,是因为我坐他前面,他总是会踢我的凳子,有些时候可以用“踹”这个字来形容。上课老师讲得内容过于简单,或者遇到难题,总是会发出不耐烦的咒骂声,我也不敢说什么。

  和他慢慢熟起来,是一道物理题,我记得很清楚,是一道关于相对运动物体运动问题,我是个理科学渣,刚下课老师转身就跑没了人影,去办公室转了又转依旧找不到他人,于是就下定了决心问问后面那个男生。

  “那个……同学?”

  “嗯?”詹云扬抬起头,看着我。

  我有些紧张,把书递到他眼前,“我能问你道物理题吗?”

  “哪道?”詹云扬凑了过来,推了推眼镜框。

  这是第一次对话的开始,我很开心的是,他和我讲话用的一直都是普通话,包括后来,不过,有些时候和旁边人用方言聊天又和我说话会转换不过来,转换不来的时候他总会不好意思的笑出声,他的声音很好听,笑起来也很好看。

  后来就慢慢熟悉了,可能在我真正被温暖,心动的一次,是那时。

  那时,至少我和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女孩子熟悉了起来,是个短发女孩,刚开始与她对话的时候,有跟她提过我不会T城方言也听不懂的事,她一开始很惊讶,不明白为什么要从富饶的H城来到这种城镇复读,和她简略解释一通,她大致明白了,总和我说有什么需要她一定会帮,确实她是个热心且开朗的女孩,对我很好。她的桌子旁边摆满了资料书,四周的人常常找她借资料。

  我呢,就那一次,找她借了一次生物资料,她递给我一本生物联系册,我接过来的时候,身后的詹云扬拍了拍我。

  “我这有本资料,资料很好,信我,用我的。”

  我回过头,看他拿出一本厚厚的生物资料递给我,但是可以用“受宠若惊”这个词来形容,也可以用“小鹿乱撞”这个词来形容我自己。许如愿啊许如愿,能不能稍微矜持一点!

  我接过了那本资料,很开心。

  

(二)詹云扬

  高考失利,本以为能走一个好一本的学校,可惜了,不过也必须得承认高三那年因为谈恋爱的原因,成绩退步了许多,分了手,考试失利,来这复读。

  原来学校的重点班尖子生,来到这成了一个普通班的复读生,来这复读的三分之一的人是原来和我一个学校的,这件事自然有些丢人,也成了他们饭后聊天的话题。不过让我稍微有些慰籍的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和我在一个班。

  可能大部分都是原来一个学校的,开学没几天就开始闹腾了。坐我前面的女生,挺安静的,从开学到现在我好像没有听她说过一句话,不过也挺好,我喜欢安静的环境,在安静的环境里刷题对我效率更高些。

  班主任是个英语老师,好像挺喜欢找她上黑板写题的,所以我记住了她的名字,她叫许如愿。第一次上去写题我就注意到她的字很好看,而且她答题的速度也是最快的,正确率也是最高的,每次答完题都是低着头走下来,一言不发。

  她会来问我问题,是我意想不到的,女孩子,问那么简单的物理题也很正常,我一度觉着她是不是社恐,问我问题的时候脸通红,挺可爱的……

  她问我问题用普通话,当时我以为只是因为不熟的原因,所以我也用普通话给她解答。后来听她和旁边女生聊天才知道,她从小不在这边生活,听不懂,也不会说这边的方言。所以后来我一直要求自己用普通话与她交流,她问我问题后来也很勤快,慢慢的通过她的表情我就能知道她到底听懂了没,复杂的物理题她常听不懂,女孩子可能这方面理解不太好,不过看着她皱眉的样子就非常乐意给她讲第二遍第三遍,甚至希望她再多听几遍。

  我也不清楚这种心理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可能在那次吧,她捡到了一个黄色的文件小夹子,转头看着我,当时我正好回座位,看着她,那也是第一次认真看她的脸,眼睫毛很长,眼睛很漂亮,脸肉肉的,皮肤白皙。可能那天阳光正好洒进来……

  “这是你的夹子吗?”她说话声音很温柔,我当时很不争气的看愣住了,也听愣住了,过了几秒才傻乎乎的猛摇头。她就立刻转过头去了,小声问四周的人,我想那天应该是她找别人说话最多的一次了吧。

  我也确实没想到她理综会这么的差,还有数学。不过我很乐意去帮助她,只要她来找我。

  她很喜欢看窗外的天空。

  那天她找她旁边的梁萍借生物资料,其实我的资料也很多,比那个女生好很多,她可以找我借的。

  看着她那着那本生物练习册开心的笑着,傻丫头,那本就只有必修一的知识点啊还都是习题,知识点少得可怜。

  手比脑子快些拍了拍她的椅子,“我有本生物资料,很好,信我,用我的。”

  她接过了,用的很小心,但是!!!我好像在上边写我前女友的名字了,还写了许多遍!!!还回来的时候一定要把它们涂抹掉!!!

  

  

  

  

  

  

  

评论(2)

热度(2)